春子

这里春子!主cp:新风,绿蓝,晓薛晓,瑞莫,其他的cp也会更哒!

吹爆绿总的天仙美颜!!!

昨天的驭风者!

这是小蓝给绿总的饯别礼!

《来日方长》3 晓薛

我可能水了一章,下一章,小星星出场⭐

第三章
     小胖子走后,一旁人议论纷纷。
    "那胖子做的太过了吧,明明只是那么小的孩子。"    
    "唉,这小娃娃这么小就处处受人侮辱,真是命苦。"
      "他命苦?他克死了自己的爹娘,一条贱命,还想过得多好?"
      "就是,就是,这种妖种就该被灭了,人家常小少爷那是替天行道!"
      那小男孩只是用袖子擦了擦唇边的血迹。挺了挺腰板,起身走了,没人看到他黯淡下来的目光。

--------------小小分割线

    小男孩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他连路旁的小贩都不敢招惹,怎敢招惹那些仙门子弟?他一肚子的委屈,却又没办法。是啊,他就像周围人说的,一个遗腹子,克人命的妖种。他叹了口气,缓缓地从衣兜里拿出那张被揉的皱皱巴巴的纸,打开。那是一张画符,上面画着一个青面獠牙,凶煞无比,形似怪物的人像。
    男孩停下脚步,坐在一旁的台阶上,捧着那张纸,用稚嫩的声音小声地念着:"夷陵老祖,夷陵老祖,你帮帮我吧。我不想再这样了,我只是想吃块儿糖而已,为什么他们要欺负我呢?"说着,眼泪花儿要流出来了,让人好生心疼,接着撅起嘴,恨恨地说到:"要是再有人欺负我,老祖你帮我打他好不好?"
    他收起画符刚想站起,就看到对面酒馆内有人向他招了招手,意思是让他过去。
    男孩望去,只见那人坐在一张圆桌后,身着玉白色长衣,一缕长胡落在衣襟上,他从远处也看不太清五官,应该很是好看。
    男孩跑了过去,近处一看,那人只是相貌平平,很不以为然,倒是桌上的一盘点心引起了他的注意。那盘点心做工精致,看起来很是酥软,散发着一股甜腻腻的味道。令男孩垂涎三尺。他咽了咽口水,忍住了想上前一下子将点心吃尽的欲望。看向那名的男子。
    "叔叔,你叫我做什么?"小男孩歪着头问道。
   那名男子从衣袖里掏出一封信,对男孩笑了笑,又摸了摸头,表示友好。可小男孩只是一哆嗦,觉得他不怀好意,想挣脱开来跑掉。
   男子看出他眼中的不安,又笑了笑,将桌上的点心盘向男孩那儿推了推。友善地说道:"小公子,莫慌,叔叔呢,是想求你点儿事儿。"
   男孩看见点心,不挣扎了。咬了咬下唇。
   男子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了,抓起男孩的手,男孩一惊,只见那名男子将他手指掰开,把信放在了他的手心上。
    "出门右拐走一里路,药店旁有一件房。"男子缓缓说道,脸上露出一抹坏笑。"小公子若是将这封信传给那房主,叔叔就把这些给你。"说完便又将点心盘往男孩那儿推了推。"想不想要?"
    "嗯嗯!"男孩激动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 只是跑一通路就能吃到点心,怎么不高兴?况且这点心还是自己挣来的。
    他越想越高兴,加快了速度,迫不及待地想尝一尝那甜蜜可口的点心

《来日方长》2 晓薛


第二章
    善恶终有报,十恶不赦的薛成美死了,
    真是......大快人心。

    魏无羡问眼前神情冷峻之人,今后打算如何。那人想了想,用拂雪在地上轻划“负霜华,行世路,一同星尘,除魔奸邪。”顿了顿随后又写道“待他醒来,说对不起,错不在你。”写完,行了行礼,转身离去。他还是那一身漆黑的道袍,孑然一身,背着两把剑,霜华和拂雪,带着两只魂,晓星尘和阿箐,走上了另一条道路。

-------------小小分割线

     夔州城内,车水马龙,热闹不已。路边都是小摊杂铺,用带着点口音的腔调叫卖着。只是另外的一些声音,打破了这儿的和平。
"滚开点儿,有娘生没娘养的玩意儿,真是恶心!"一个听起来粗粗的声音从一个小摊旁传来。周围人都望过去。那个人长得肥头大耳,五官却极小,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,让人觉得油腻腻的,却穿着玉白色的长衣,看起来违和感十足,他左手拿着一串糖葫芦,腰间系着个带有荷花花纹的小袋子,里面装着满满的糖。小胖子说的时候还不放心地用左手抚着那个袋子,好像一动,糖就哗啦啦地全滚下来了似的。他那样子,让人有点想笑。
    "我,我实在太饿了,你行行好,给我一块儿糖吧,就一块儿!"这回的声音是从那个小胖子身下传来的。一个瘦瘦弱弱的小男孩。他刚刚被人推了一下,一屁股坐在地上,又不敢起来,只能抬着头看着那张凶神恶煞的脸,身上颤颤巍巍的,声音也柔柔弱弱的,不知是被吓的不敢大声,还是饿的发不出声。
   "给你?凭什么给你,这是我爹给我的糖!你有本事管你爹要啊!"说着还踹了对面的小男孩一脚,正中肚心。"唔..."那个小男孩怎禁得住这胖子的一脚?一下被踹了出去,头磕在了后面的墙上。疼得他脑袋感到一阵晕眩,眼睛直冒金黄。旁边一名卖布料的男子朝胖子喊:"小少爷别开玩笑了!他呀,就是遗腹子,克死了自己的爹娘,一条贱命罢了!"一旁的布料店老板娘斜眼看了一眼一旁倒在地的少年,轻蔑地笑了笑,又拉着自己的老公一旁叫卖去了。旁边看热闹的小贩们也都笑了起来。
    "也是,我真是记性差,竟忘了你没爹没娘。"他蔑视地说到,又想了想,挤出一个丑陋的笑容"小叫花子,想要糖是吗?"
     那小男孩被人骂惯,自是不放心上,又听见那胖子说到糖。马上恢复过来,眼睛一亮,胡乱地点点头。
     那小胖子从袋子里左翻右掏,拿出一个小小的,样子十分奇怪的,还是灰色的糖。伸向那个小男孩。小男孩见糖过来了,一下子腾起身子,想马上接住。那胖子手里的动作却停下来了。冷笑了一下:"糖自然会有,不过不能白给你啊。"那小男孩感到奇怪,然后不解地问到:"那该如何是好?"
     胖子嗤笑一下,乐呵呵地说: "从我胯下钻过去!"说完便费力的岔开腿,期待着男孩接下来的动作。
    男孩愣了一下。从小父母就不在身边了,因此他天天受到旁人欺负,早已习惯。况且自己年级尚小,也没人告诉过他何为脸面自尊,何为羞耻。男孩想了想,为了糖,这点儿小事不算什么。他慢慢地跪下来,然后从胖子胯下缓缓爬过。
   胖子得意的很,待小孩爬过一半,一下坐了下去。"啊!"小男孩感到后背的重物砸来,被压得喘不上气来,勉强说了句:"起来..."
   "本少爷我偏不,想要糖的话,就忍着!"那胖子大声叫嚣着。
    小男孩皱着眉头,撇撇嘴忍住了。
    那小胖子玩腻了,起了身子,啐了一口痰,转身就要离去。这时,小男孩揪住了他的衣角:"糖..."
    "啧,狗东西!"胖子翻了翻白眼,"给你!"
说完,将那块又小又丑的糖扔到地上。转身走了。
    男孩勉强站了起来,咳嗽了几声,拍了拍身上的灰。伸手去够那块糖。那糖摸起来很是粗糙,上面沾满了灰。
    男孩对糖的执念已经近乎疯狂。他也不管脏不脏,直接扔进嘴里。
    "呃..."
     这是,石头。男孩被硬生生的咯了一下

《来日方长》1 晓薛

这里新写手,多多包涵!

世有恶人,唤作成美。
世有仙人,眸含星尘。
——题记
第一章
   “道长魂魄飞散八年有余,纵阿洋有锁灵囊锁魂,亦不得故人归。世人道予罪孽深重,阿洋不以为然。手指乃予所有,断指之痛惟阿洋独知。莫言常氏人命五十,亦抵不得吾一指。吾既言出屠他常氏满门,又岂会留一犬存活?
道长心怀慈悲,欲渡尽天下人,然尚渡吾否?金麟台一瞥,阿洋本以终生不见,奈何义城再见。所幸道长双目失明,已见不得阿洋容貌。吾本欲杀之,然道长日日赠吾饴糖。阿洋喜甜,便留于道长一命。
    然宋岚现于义城,道长终是识得阿洋身份,开口竟是求死之言。汝心眼两盲,汝自食其果。也罢,逝者方善。然计划有误,道长魂魄散尽,竟再无睁眼之日。
    如今道长合目八年,吾便仿道长模样八年,举手投足,皆仿道长之态。汝若仍不醒,阿洋便令道长挚友宋岚犯杀戮之罪。
    棺木微凉,道长可知阿洋心凉?
    饴糖微苦,道长可知阿洋心苦?
    道长若能归来,吾便以降灾之名义立誓,从今以后,再不屠戮人命,阿洋只愿道长的饴糖相伴。
今夜星辰浩瀚,一如初见时月道长眸里藏尽的天光,澈而不华。
    明日魏无羡一行人将行至义城。堂堂夷陵老祖岂能不会炼尸之术?魏无羡到来之时,便是道长魂魄归位之时。
    若道长仍愿等阿洋,乃阿洋之幸。”

-----------小小分割线--------
  
    “给我!”薛洋用最后的力气伸出手,试图抓住那个锁灵囊。余光瞥见一旁的蓝忘机举剑袭来,本可以躲开,但是他这时候已经顾不上什么了,因为那是他最后的希望。
  一瞬间,视线被血雾弥漫,只感到手臂突然变轻了……空荡荡的,但是不会有什么痛苦的感觉了。
  因为心如死灰的感觉,更疼。
  他的目光随着断臂落在了地上,死死的瞪着那只手,准确的说是手中握着的东西,他自嘲的勾了勾唇,双眼有些迷离。
  好吧……事到如今,他连那个可以留念的东西也失去了。
  他无力的跪在了地上,传送阵的光芒吞噬了他的视线。他竟是愣的出神了,一滴殷红从他嘴角滑落,大量的出血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,耳边嘈杂的声音也渐渐听不到了。
  一瞬间,他仿佛又看到了晓星尘那好看的笑容,以及每天准时送到他手边的糖果,阿箐唠唠叨叨的声音仿佛又在他耳边响起——也许就是走马灯吧。毫无血色的嘴角慢慢勾起,清秀的脸颊上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红润,只有死一样的苍白。
     忘羡一曲远,曲终人不散。所有人物的出场只是为了给那两人做衬托。一个修仙道,白衣飘飘。一个修鬼道,黑衣似魅。世上还有这样的两人啊...
     世人皆知蓝忘机问灵十三载,等一不归人,却不知薛洋独守义城八年,等一不归魂。
    薛洋死了,人们以为这掀人摊子,抢人糖葫芦的地痞流氓早在八年前就命已归西。实际上是这位地痞流氓以他多年来对这位救命恩人,笑起来如沐春风的白衣道士的熟悉扮演成了他模样。负霜华降灾,乘道骨仙风行正义之举。晓星尘不在的这八年,薛洋活成了他的样子......

瑞克:我,,,我,,我(嗝)要吃川辣酱,快给我那个酱!!!
木兰:???
哈哈哈,瑞克喝酒后又闹事了。

超可爱的小海绵动态图😁😁😁